“公共知识分子”的别样人生

       陈丹青,著名画家,被媒体冠以“公共知识分子”称号。刚刚过去的2010年是他归国发展的第十年。十年回归,2010年11月5日,集陈丹青十年新作的个展在中国油画院举办,平日清静的展厅人满为患。笔者置身其中,一边感受着来自陈丹青艺术的魅力,一边...

2021-12-17 09:32:22

少年得志老同学 —回顾中央美术学院1978级油画

       1978年入学的这帮家伙,通常被看作“文革”后恢复高考的头一拨幸运儿。三十多年过去了,对照今日教育的普遍平庸,他们也是享受精英教学的最后一代。之后,80年代及部分90年代的学生多少记得美院的老教师、老作风,以及王府井老校园。再之后,直...

2021-12-17 09:17:05

李宏仁先生的大智慧

       1957年夏,我考入中央美院版画系,一年级由黄永玉先生教授木刻,二年级李宏仁和蒲亦庄先生教石版画。这时石版工作室正在筹建期,工具简单老旧,材料缺乏,上课时李先生和同学一起磨石版,腐蚀、印刷、亲自示范,班上有十来个同学,他围着大围...

2021-12-17 09:14:31

34年前的一封信

       我翻阅着一封保存得纸质已经陈旧的信。这封信是古元先生在1963年10月8日给我的。看着整整写了四页的信,以往师生的情谊一一浮现在眼前。原信是这样的:      沈延太同志      九月间,我参加北京市各界人民组成...

2021-12-17 09:06:53

我的三峡——伍必端先生的“三峡”写生访谈录

       伍必端先生是我特别敬重的老师,他是美术界知名的版画家、美术教育家,曾多年担任中央美院版画系主任和教授,桃李满天下。毕业30年了,我再次登门拜访,先生已经是85岁高龄了。令我惊喜的是,在他家一下看到了数以百计的彩墨画作品,那是他30...

2021-12-17 08:52:47

深深的怀念

       我是古元工作室的学生。在当时版画界大师如林的情况下,我所以选了古元工作室,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古元先生的画中那种朴素抒情的美,和先生在教学中那种对艺术宽容的态度。记得1963年林风眠画展在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展出,就当时的政治气氛下,...

2021-12-17 08:39:44

亲切的教导永不忘——忆古元先生二三事

 课堂      60年代初,古元先生给我们班上木刻技法课,那天我与另一位同学因买书迟到了,教室静悄悄,只听见刀刻在木板上的轻轻“刷、刷”声,古元先生转过来,我因违犯课堂纪律心神不安,但他没责备我们,当见我们各拿一本新出版的兰色线装“水浒传插图...

2021-12-17 08:34:44

王沂东:我和油画的缘分

 肖像 布面油画 60×55cm 1986年        我和油画的缘分,始于一个特殊的年代。      1967年的一天,我从学校里放学回家,路过父亲所在部队的大门口时,看见一些战士正在大门里边不远的地方垒一堵高墙。高墙...

2021-12-17 08:29:39

熔个性、修养和技巧于一炉 ——读马常利的画

一      马常利的名字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就为中国绘画界所熟悉。那时他别具一格的作品,已经引起人们的注意。在他的作品中,人们发现这位年轻画家的油画很有意味,和那个时期大陆普遍流行的虚张声势、剑拔弩张的画风不同,他作品的绘画语言质朴...

2021-12-17 07:27:40

耕耘者——记戴泽油画艺术展

        戴泽先生油画艺术展于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之际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这位97岁高龄的长者,以其70多年的油画艺术创作,60多年教学生涯,亲历和见证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油画艺术创作、研究、教学的发展历程,并以自己的创作实践向...

2021-12-17 07:26:07

孟禄丁:一切偶发都是必然的等待

     在2019年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的大型个展“元·孟禄丁”中,孟禄丁的“朱砂”实验已初次亮相。一场意味着孟禄丁最新工作转向的艺术实验,几乎贯穿了疫情的开始与尾声,并在2021年的年中收获了阶段性成果。2021年6月27日,孟禄丁个展“朱砂”在三远当代艺术...

2021-12-17 07:22:10

马佳伟:绘画是存在痕迹的一种显现

      作为本年度中央美术学院“靳尚谊青年教师创作奖”获奖教师之一,油画系教师马佳伟在此次获奖教师作品展中呈现了主题性创作及个人艺术语言探索两方面的作品。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到中央美术学院博士毕业,再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青年教师,绘画这种艺术...

2021-12-17 07:20:43

大时代的歌者 —李天祥先生的艺术人生

李天祥《女裸体坐像》 油画 99cm×70cm 20世纪50年代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李天祥《女裸体立像》 油画 99cm×70cm 20世纪50年代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藏李天祥《苏联老人》油画 99cm×78cm 1957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     &nbs...

2021-12-17 07:19:20

喻红叙事 ——与女画家喻红的对话

 这里的文本与视觉像两股平行的能量。      社会历史的重量和人性的固执坚韧,    是哪一方在催促着生活? 喻红和她素描《大卫》        《目击成长》,喻红的个人画展这样标题。集中在...

2021-12-17 07:10:15

我与美院

我这辈子唯一清楚并付诸实施的理想,就是考上中央美院,成为一名专业画家。还是在很小的时候,父亲随口说了一句:“学画最好的地方是中央美术学院”。从那时起这便成了我的理想。     1974年我高中毕业,本可以不用去插队,但我还是去了...

2021-12-17 07:09:40

朋友就是气味相投

*人物采访:杨茂源,艺术家*采访时间:2016年5月6日下午1点*采访地点:北京民生当代美术馆VIP室      “朋友是什么?是你跟他在一起待着不说话待一天都不觉得难受因为气味相投,在一起待着就觉得舒服,可能什么事也不做,什么结果也没有。我和方力钧肯...

2021-12-17 07:05:05

苏新平自述(节选)

      我是1986年考入中央美院的,那个时候美院的学术氛围是无与伦比的,仅从身边的同学和同事就可以看到些端倪。上学时候我和尹吉男住一个宿舍,留校后与徐冰住对门,隔壁是杨飞云、周彦、范迪安等人。而且学生和老师住同一座大楼,每天与名家、名师共同...

2021-12-17 07:00:29

怀念李桦

      从《读库》丛书编辑部那里看到李桦先生早期一批木刻版画作品,使我十分惊讶,大部分作品我从来未见过。李桦先生仙逝已十六个年头了,去年我由海外归来,又听说师母也去世了,本来我们都住北京金台路中央美术学院一栋宿舍楼、他是二门我是四门,而今...

2021-12-17 06:58:07

师道与画品

孙滋溪先生走了。这一年来,他的病情一直不稳定,虽险情不断,却迈过了道道关坎。我们都为他的超强生命力感叹。今年五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孙先生画展“曾经·永远”,而此时,他正在重症监护室抢...

2021-12-17 06:54:44

黄永玉先生教我们刻木刻

       1953年我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一二年级不分专业,一起上素描和水彩课。三年级分科(系),我们选了版画专业,1955年开始学木刻。黄永玉先生来上课,他比学生年长六七岁,是最年轻的老师;他穿着黑色衣裤,满头黑发,眼睛有神,一身朝气。 ...

2021-12-17 06:5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