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术学院附中60年》谈话录
2016-04-17 15:08:15


附中校长  马刚

 

《中央美术学院附中60年》大型展览,于2014329日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展览同时中央美院附中举办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60年:1953—2013”展览研讨会。

    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建立于1953年,是在徐悲鸿先生和江丰同志亲自倡导和直接关怀下,在第一任附中校长丁井文带领下,建立的新中国第一所正规的中等美术专业学校,在中国中等美术教育乃至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发展中具有特殊地位和影响。60年来从附中走出的一届届优秀的毕业生,长期活跃在美术教育、艺术创作、影视创作和导演、戏剧美术、新闻出版、服装设计等领域,不仅为母校赢得了极高的声誉,也用他们的创作成就书写和见证了附中辉煌的发展历史。这次展览展出的是60年来附中师生创作的有重大影响的作品,以展现附中60年来在各个时期的教学理念与办学成果。展览由四个部分组成:中国美术馆馆藏的附中师生创作的重要作品、附中历任教师作品、附中学生留校优秀作品、附中校史。

“中国美术馆馆藏的附中师生创作的重要作品”大多数是历史题材,如孙滋溪先生的《天安门前》、周思聪先生的《人民和总理》等作品,是对新中国辉煌而又艰难的发展历程的艺术再现和敬仰,为国家美术馆珍藏。

   “附中历任教师作品”的创作者,既包括老一辈先生们,如赵允安先生等,也包括时下在任的年轻教师们。一代代附中教师薪火相传,他们的作品展现了创造性在美术教育中的重要性,也表达了他们自身对艺术创作的蓬勃热情。

   “附中学生留校优秀作品”其作品创作时间跨越1956年至2014年间整整一个甲子,是60年来历届附中学生们学习、创作的记录,他们以自己年轻的作品为时代嬗变留下了一份份宝贵的资料。

   “附中校史”是以图片、实物、档案、视频和简要文字组成的展品,集中展示附中在校尉胡同、隆福寺、花家地和燕郊四个时期的面貌,让观众在时光变迁中感受附中60年的发展。

通过这次展览,我们可以看到附中各时期创作的时代特征和人的精神状态,及各时期的教学理念,清晰地呈现出附中教学的发展脉络:即在创作教学中如何体现附中专业基础教学的全部内容(观察感受能力、构思构图能力、形象造型能力、色彩处理能力等);在教学中如何培养具备比较全面的基础素养、以现实生活为依托进行艺术创作的艺术后备人才;教师如何开启和调动学生的创作能力和创作热情,教师如何通过创作反补教学和参与国家文化建设。通过展示这些作品,显示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在时代的变迁中,在应试教育大潮中是如何坚守高素质艺术人才培养,紧随时代发展,走自己文化艺术发展道路的。

“中央美院附中60年”展览是附中60周年校庆活动的一部分,准备了近一年时间,附中师生都为本次展览的举办做了大量工作,从文献的整理、策展到布展都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中央美院附中以本次展览为契机,梳理办学历史,反思当前教学,并通过研讨交流等,加深了师生对当今教育的理解和认识,明确了今后附中的发展方向。

   

 

广军(附中59届):

 

附中那个时候的教学,主要是学苏联的美术学院附中。那时学习的热情非常高,老师都是很优秀的了,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不光是我们说的标准的素描,所谓的基本功训练,还包括做人或者是其他方面修养的提高。赵子平先生经常给我们欣赏音乐,在那个环境里面,每天清晨就是要放,每个宿舍里都要放古典音乐,让大家起床。沉浸在这样的一种艺术气氛里面,我觉得那时的我们是很幸福的一批学生,这段经历对后来的影响也很大。

大家都觉得丁井文校长是一个父辈,像父亲一样的,没有那种我们想象到校长的不可亲近样子,他就是一个家长。衣食住行等等,他什么都管,确实难得,特别是他,请郭沫若、赵树理、吴运铎来给我们做讲座。丁校长把能力所及的都给我们拿到教学里面去,对我们的影响都很大。

其实这个六十周年这个纪念活动还有展览,我可能没有回去看。我们展览的那些成绩,是已经存在的东西了,是显性的东西,显在外面的。但是我想它不能够涵盖我们整个附中教学所有的成果。我想首先不是说我们展览这些东西,摆在那儿,我们做了哪些东西,也不是哪一个人从附中出来以后,今天是一个大画家了多不起,这些都不算,我想更主要的是附中能够培养我们对艺术思考的能力。这个思考能力意识,一方面是按我们过去的教学要求的路子去想,还有它会让我们从另一方面去想,让我们能有多种的可能性,向各个方面发展的可能性。现在检讨起来,我想美院附中,虽然说我们是美院的后备军,但已经绝不能把我们当做小美院或者说美院的教学把我们附中全部笼罩,其实我们规模没有人家大,我们程度没有人家高等等。这是一个小型的美院。你如果不不强调我们附中教学的独立性——一种适合这样一个年纪学生的专业教学,特别的一种教学,那么走美院这个路子是比较容易的。比方说我在附中学过东西,我自己觉得在学校画个在附中画过大卫,我到大学二年级还要画大卫,是一种重复,当然其他的方面也是有一些冲突。你要和社会上高中毕业的那些学生,你要齐头并进,在这里面就有一个是我们到了附中以后,速度就有点慢了,附中学生的速度就慢下来了,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情况。

另外我想附中应该是一个根据青少年的特点,尽量的发扬、发挥或者说挖掘青少年的艺术的原野感和想象力的地方。

艺术不是只有一种面貌,它是百花齐放的。在附中这个空间里面,在实践里面给学生更多的艺术的熏陶,艺术的营养,让他们能够将来有各种可能发展。所以在附中,我说要有特征教学,这个要专门的去研究一下。你比方说现在的教学,我觉得抽象的教学,这些东西都是没有的。还有到现在,我觉得到附中还没有纳入版画课程,至少在选修里面有个版画在里面会更好一些。